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7|回复: 0

老杜《印》象:坡马拉(三)

[复制链接]

856

主题

870

帖子

35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86
发表于 2020-5-17 09: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接上篇老杜《印》象:坡马拉(二)。



合作协议签了,诚意金交了,钱也慢慢汇进来了,接下来大爷就开始安排准备开矿啦。



搞矿的都知道,开始都要有个“首采区”,就是说几百公顷面积你从哪儿开始下家伙儿。



大爷在找矿的时候就从国内带来两个地质工程师,每天每人200美元补助,分别来自不同单位,互相也不认识。



慢慢地大爷悟出来了,国内根本没有红土镍矿,谈何看矿经验?介俩工程师还不对付,镍矿的成矿条件还没搞清楚,坐飞机伸小手--糊弄天不说,还经常意见相左,用大爷的原话讲,听介俩人的意见两口子都得离婚。一气之下,全都开了。



那首采区咋办?别急,大爷自有办法。他让矿主从本地的ANTAM公司高薪挖来两个本土专家。ANTAM公司上回说了,是这里的老镍矿国企了,经营不咋地,但是养了一大批经验丰富的土专家。这些土专家没有什么理论知识,什么褐土矿,腐质层之类的,钻孔数据什么的,基本不采用,他们只要一看到地上长的几种植物,就知道下面有没有矿,矿好不好,各有各的绝活。



大爷让俩土专家搞起了社会主义劳动竞赛,让俩人背对背地对几个山头进行了储量评估拿给大爷看,然后又让俩人分别选了一个山头负责“看茬子”,每天统计开出来的数量和品位,让他们互相有竞争力,不敢大意。人嘛,都好面子,印尼人的自尊心更强,这点大爷看人一绝,门儿清。



大家知道,红土镍矿真正有用的就是不到2%的镍和20%左右的铁,其它基本都扔掉了,所以品位控制极为重要。





第一车矿到达堆场



试想一下:当时国内都是用这个红土镍矿(氧化矿)做镍铁,基本上是10吨原矿出一吨镍铁,一吨镍铁含纯镍10%以上,当时的镍点价格很高(具体下面再讲),铁是白送的。所以,原矿的镍品位,1.8%和2.0%出来的东西价格也会相差很大。而且当时的海运费也很高,你想想同样的运费,极端来说运一吨黄金和一吨黄土有天壤之别,品位之重要意义也是这个道理。



当时大爷已经把第一船矿70000吨卖给了东北的一家低冰镍公司,预付款已经收了,合同签的品位是2.0%以上,必须保证,否则拒收。因此,如何检测的更准确,大爷考虑的很明白。





放射枪法快速检验



一般矿的检验方式有两种:一是化学法,要使用很多酸,印尼的酸很难搞,而且化验人员要经过培训才能上岗,检验结果和检验人的水平和责任心有很大关系。大爷有了地质工程师的教训,把这个方案直接否了。另外一种就是用放射元素做成的手持检测枪,很贵,当时美国造的彩色屏幕的约4万美元一把,大爷让我在雅加达买了一个,同时在国内运来了一整套制样设备,总共花了100多万人民币,现场实验室总算有个模样了。





难忘的回忆



矿区离海边大约有16公里,路非常重要,大爷花了很多钱来修路。印尼是热带岛国,全年分旱雨季。但是苏拉威西那边有时候界限很不明显,不分什么季都下雨,基本都是下午2点左右云彩就上来了,下个个把小时就停了,比来大姨妈还准。虽然雨停了,但不能上车,一上车土路面就压坏了,还得重修,有时候路干了,刚一上车又下雨了,让你欲哭无泪。所以大爷经常请来当地巫师拜拜,求求老天爷别总折腾了。巫师来了一通祷告,有时候准有时候不准,准了就一通吹牛B,不准就说上帝在忙开会没顾过来,反正都是拿了赏金溜之大吉。



除了拜上帝,大爷还得拜村长。



印尼的村长都是民选上来的,当然也有一些传统上的宗教继承因素。甭管怎么上来的,都是实权在握,嘛事儿都管。



记得听过这样一个段子:问村里一个十来岁小孩今年你多大了?把脚指头都搬上来了数一数,最后告知我也记不得了,你问村长去吧!



这个村村长还算靠谱,说:先把我儿子安排在实验室干点轻松活,但工资不能少了;然后我自己有一辆洒水车,甭管雨季旱季你们都得包下来,每个月10条租金;最后是我这村里100多号人你都得给我安排工作。



大爷心想,前两个条件好说,这第三个条件我到哪里给你安排呢,开矿都是机械作业,小工基本用不上,总不能都安排端茶倒水吧?



没辙,最后还得安排。大爷绞尽脑汁想了个办法:山上安排十来个人打打下手,脑子活分点的安排记车数和吨数,堆场安排十来个人传传垛,也安排俩记账的。就这样四个记账的还经常出错,两头说不上话。



剩下的人咋办?大爷统统安排他们沿路充当交通“指挥”!每隔几百米设岗,每个人配上警示服,插上遮阳罩,备上几瓶矿泉水,手拿小彩旗,运输卡车一来就站起来挥舞彩旗,搞得跟夹道欢呼似的。旱季一身土,雨季一身泥,干得还挺来劲儿,渔民都变成产业工人了,很自豪。





开采团队合照



说了这么多,除了多花点儿钱,大爷开矿这不挺顺利吗?别急,华彩乐章来了。



大家知道,印尼的几个原始大岛就是世界之“肺”,森林保护法律很严格,他们加入了国际哥本哈根协定,每年都是有承诺的,如果森林保护区面积减少,那是各国面前交代不过去的。



所以在印尼开矿,除了矿权要靠谱外,一定要考虑矿区是否在森林保护区(HL)内,在里面,基本就别想了。还有的矿区在可转换森林区内(HPT),就要向中央政府交纳一大笔费用后(交多少钱看勘测结果,其实就是看心情,你懂得),先取得森林借用证,开采后再复垦,如果是在民间森林(APL)内,向本地政府申请即可。



当时的印尼森林部是最有权也是最黑的中央机构之一,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到那里连开电梯的你都得给小费,否则给你乱停。



很多本地或外国公司都把自己的办公室设在政府的大楼里面,像日本韩国等,都在政府各部门有办公室,政府办公楼也对外出租房子,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润物细无声,办什么事都方便多了。很奇怪中国公司为什么不这样做,有事了都是临时抱佛脚,避嫌?高傲?



大爷采矿,就卡在了森林借用证上面。拿不到证,大爷不敢动。



准备已经几个月了,首采区早就定了,从2007年底开始,一直到转年5月份准字才有了眉目。



大爷和S胖子一直在现场急坏了,终于听到最后缴费的好消息。记得最后去森林部交钱也是大爷让我跟着S夫人去的,以前已经交过不少钱了,这次是最后一笔就可以拿证了。



进了森林部大楼,曲径通幽,到了一个应该是处长的办公室门前,S夫人没让我进去,说外国人不方便。反正就是这么多钱了,大爷吩咐过他们给不给、给多少都不要过问了,拿到证就行!



经过近半年的努力,准字终于齐了,2008年5月8号,大爷选了个黄道吉日,可以正式开采啦!



然而,机会已经失去了!看看下面当时伦镍的走势图。







时间线再捋一下:



2007年5月,大爷开始找矿,最后落脚坡马拉,伦镍冲到最高51800;

2007年底,项目签约,伦镍已在历史最高点,等候森林准字将近半年;

2008年5月,开始正式挖矿,伦镍第一船出口,小赚了一点;

2008年10月,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市场一片狼藉,人心惶惶;

2008年底,第二船出口,已经赔本赚吆喝,伦镍已跌到谷底8850;

2009年2月,第三船出口后,彻底离开印尼市场。



到了2008年底,开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开出来的矿即使卖出去还不够给矿主和S胖子权益金的。2009年初的一个夜晚,大爷一声令下,所有现场人员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以到外地旅游为借口,全部撤离印尼!



大爷百般无奈,只有躲在国内再也不出来,再也不接S胖子的电话,尽管胖子威胁要告到中国大使馆,还要给大爷弄个黑名单,再也不得进入印尼。



时势造英雄。矿主赚了,S胖子赚了,只有大爷赔了。大爷一生英明,毁于一旦。不能说大爷无能,只能说共军太狡猾。在那种大环境下,谁也没有办法。签在最高,开在中继,卖在谷底,神仙也得赔钱,这都是命。



事后大爷在集团总结会上大发感慨:我老头这次做镍一共投入了近9000万人民币,三船矿一共只卖了2000多万,堆场上还有大概80000吨1.8的矿,一个实验室和几辆皮卡车,算是我交学费了!



人物后记:


A大爷:离开印尼后在国内修养了一阵子,做了几笔焦炭,把亏空捞回来了,又到老挝开铁矿,赚了大钱,2015年3月,作为第一批“天网”追讨行动被押回国内配合审查,现已在家颐享天年。

C总:局级干部,2016年退休后被双规,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目前服刑中。

矿主:把堆场剩余的80000吨1.8的矿卖了,因为欠了政府的税,再也不敢回到家乡;

S胖子:帮矿主把矿山成功转手,2010年在苏拉威西马卡萨酒店突发心脏病,毙。

Y律师:代理业务被后来的国人搞得焦头烂额,有心无力,年事已高,近期没有消息。

开矿的小伙伴们:经历了艰苦的锻炼,目前有的升官,有的退休,有的做了微商。

老杜:2014年退休,2020年二次退休,目前专营码格子,靠一点老本继续忽悠。



在此,向过去、现在和将来到印尼来投资创业的中国企业家们致敬!



本篇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前进印尼

GMT+8, 2020-5-30 04:06 , Processed in 0.45315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