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00|回复: 0

疫情下的印尼 I 精卫填海,荆棘满途

[复制链接]

856

主题

870

帖子

35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86
发表于 2020-5-1 17: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迄今为止,印尼是东南亚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雅加达这几日又开始车水马龙,居然还有堵车现象。附近的乞丐越来越多,本地村庄的小街上人依然没有减少,一副节日来临的景象。



斋月已经来临,很多人仍然需要返乡。失去工作的人肯定会返乡,付不起房租的人也有可能会返乡。印尼虽然制订了PSBB措施,但是实际上不实行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清真寺仍然开放,人们也可在街上随意走动,也不限制可活动人数数目。靠神抗疫的也不少,雅加达仍然是重灾区。



印尼政府因担心新冠状肺炎会大规模感染聚集人群,于是特赦3万8千名罪犯。并不是每一个被释放的犯人都很开心,也有被放犯人表示自己服刑期间父母已去世,妻子已离去,无牵无挂,在监狱过得好还有朋友陪。



无人知晓印尼的措施是否有效,暂无可靠预测消息未来是否有大规模爆发或是抗疫已经胜利。有年轻医务人员去世,雅加达外表上看起来一切正常。

这几日我很忙,主要是为了协调捐赠项目。



一共收得资金16条420千,口罩540个,防护服两套、斋月枣6箱、手套200双、防护面具一个。捐赠面具和防护服被我本人使用了。另购置了3个防护面具和400个包装真空袋和塑料袋、20袋女性关爱包等,女性关爱包里有卫生巾和香皂等。直接帮助了50户家庭、20位女性、75-120位流浪汉、乞丐、收捡垃圾人士、残障人士等;和某公司合作将间接帮助120户贫困家庭(此处有9例确认感染病例,正在协调如何调整计划);另打算再资助30户底层家庭,将送去粮食礼物箱包。3个防护面具分别由帮助我的同伴使用,真空包装袋均用来分装物品。所有购置费用一共花去18条250千不等(费用包括未实现的30箱),另打发司机、搬运工一共450千。最后一个项目将是长期资助1户家庭,资助时间为1年。将按月给这户家庭300-500千的生活费。另外将在可行条件下提供和联系培训或就业机会,如若1年后家庭发生积极变化,将会考虑另外再资助其他家庭。



如何让这16条420千发挥最大的作用,我和同伴没少下功夫。来钱容易管钱难,购置东西搬运东西都是亲力亲为。送东西不是见人就给,我是真的走访了100多个人,几十户家庭等,实际数字只会比这个多,没有一一照相,只是觉得比较典型的就记录了一下。分类物品、送物品都是自己动手。某日在楼下分枣,看见旁边坐着个说中文的小哥,于是鼓足勇气跟人家搭话,成功把他纳入分枣小分队。他说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卖枣的。小哥又跟另一印尼女士搭话,结果这位印尼女士二话不说也加入了我们。小哥还蛮负责的,一直等到帮我全部装完并清理完才回家。他原本只是下楼取个东西的。




我跟同伴拖着一个带滚字的篮子在街上行走,最少一共也走了8公里。有的穷的人是分散的,不好找到,但我们当时就下定了决心要找到他们。



街上有拿着蛇皮袋坐在地上的,双眼无神,只是呆呆的望着远方。这些拿着蛇皮袋的人不只一个两个,不知道是不是刚退了出租屋收拾家什出来的还是本身就在树林里流浪,语言能力也不强,不怎么能搭理我说的话。





蛇皮袋里估计是自己全部的家当,我走过去就紧张的把蛇皮袋攥紧,生怕东西丢了。也有没休班在工地上干活的,还有在路边乞讨的,有的乞讨的老人只有一只眼睛,瘦骨嶙峋,不忍直视……



(下图为一对失明的夫妻,趁着斋月在外兜售东西)



送东西要精准。所以我不只关注路边,还敲开了一些铁皮屋。下面这位老先生就住在一个不足3平米的小屋,敲门敲了3次才开,小门应该比两张A3纸大不了多少,里面就非常简陋,平时出门应该是用钻的。在他第3次还没开门时我就打算将东西放在门底下,结果他开了。跟他说明来意后他两次邀我进去坐坐,我没去。



还有一些是在路边乞讨的,看样子已经走了一路了。多半都有些残疾,估计找不到什么活儿干。没有深问考究。



还去了一个垃圾场,这个地方我之前就瞄上了。不懂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在分垃圾,难道分垃圾在雅加达算较轻的活儿吗?分垃圾的女人真的不止图中一个。然后我叫同伴在外面等,我去里面看看。进去棚户区的路有点不那么风景优美,路口看起来也不那么友好。路边还有孩子,好几个孩子,肯定是这些垃圾工作者的后代,估计孩子以后也可以接班分垃圾。也许他们觉得分垃圾在印尼挣得还不少呢。



进去以后我将口罩和食物分光了,里面就是些简易棚子,住了很多人。口罩是一位女士寄过来的,她自己本身用这些口罩谋生。这些人看到口罩也很激动,因为他们当中也没有一个人使用这种口罩。



小棚户区里倒也没有那么恐怖,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有人对我吹口哨。有好几个女人站出来非常激动的看着我,对这突如其来的爱心宝宝充满了好奇。送完后我停留了一会,怕我那同伴担心我不见了就赶紧出去了。出来后倒看见我那同伴被两人围着,但我那同伴也不是没有见过市面的,知道他们只是眼馋篮子里的物品,看看有没有机会分得一点儿。一点也不见她紧张的神情。围着的那俩人看起来身强力壮的,觉得没啥必要给,就赶紧撤了。







我一直在等待周四(4月30日)的捐赠活动顺利进行,周四是在Tanah Kusir cemetery 分送食物。这个地方大部分人以收拾垃圾、洗车、临时工等为生。有的人连手机也没有,住的棚子是不合法的,住处也没有注册。这次的主力军为某电商公司,他们出力又出物。临走时出现了突发状况,就是当地有9例确诊病例,有一例还是新增的。但最终还是决定照计划前往,我也还是会去实地。以下是一些捐赠信息:



图中的居民都住在Tanah Kusir ,大部分职业都是拾荒者,住在几平米的小屋子里。有的人不觉得自己穷,也有的人爱漂亮。大部分家庭都有3-6个孩子。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到底在屋子的哪个地方睡觉。



(图中是Taminah,她有5个孩子,性格开朗。知道要照相还特意化了妆。)









(图中是Rasini,有4个孩子,非常高兴得知会被捐赠)



这次捐赠会为这些家庭送去120份食物礼包,解决两个星期口粮应该没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前进印尼

GMT+8, 2020-5-30 02:49 , Processed in 0.33105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